【第七十三期】梁琪教授 - 名師風采 - WISE
<acronym id="kg8ym"></acronym>
<acronym id="kg8ym"></acronym>
<rt id="kg8ym"></rt><rt id="kg8ym"></rt>
  • 學生活動

    學生活動

【第七十三期】梁琪教授

【人物名片】
    梁琪 1972年出生,1989年進入南開大學,先后在南開大學經濟學系、國際經濟貿易系和金融系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2001年至今,先后任南開大學金融學系副教授、教授。
    剛剛結束了全國數量經濟學博士生學術論壇的主題發言,梁琪教授就急匆匆地趕赴我們的采訪。身材魁梧、聲如洪鐘的梁琪院長,臉上始終掛著燦爛的笑容。知道我們是今天的采訪者后,他還主動地的問我們的年級和專業。梁琪教授的平易近人讓本來還有些緊張的我們不再拘謹。
 
【“土鱉”的定位和優勢】
    近年來,國內經濟學教育可謂日新月異,欣欣向榮,同時我們了解到目前很多經濟學子也會出國深造,然后再回國謀職。我們問梁教授國內畢業的經濟學博士(土鱉)和國外名校的博士(海龜)的區別,以及“土鱉”面臨大量“海龜”的沖擊的背景下具有什么競爭優勢,并向梁教授征詢對于“土鱉”職業生涯的建議。梁琪教授認為做任何事情想要成功的話,必須具有三個要素:興趣、比較優勢和韌勁,而這三者中,興趣是最重要的。

     梁教授說國外獲得學位的博士生一般都是基于自己的興趣,在國外嚴謹的學術環境下,嚴格要求自己,經歷了系統的經濟學訓練,因此不論是從主觀還是客觀條件上,都具累積了自己的比較優勢。而在國內讀博的學生的動機通常是多元的,有的是出于對學術的熱愛、有的是為了改變自己的生活,獲得更好的社會地位和經濟便利。出發點不同對不同人產生的驅動力也是不同的。

    談到國內博士的優勢時,梁琪教授認為由于語言上、思維上的障礙,“土鱉”在國際化上相對于“海龜”要有所欠缺;但是接地氣是“土鱉”得天獨厚的優勢。盡管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國仍處于經濟社會發展的轉型期。和歐美的經濟學教育不同的是,中國的經濟學教育和研究有其獨特的歷史使命和責任。經濟學的教研一方面是對經濟學體系的構建和拓展,另一方面,它還肩負著國家經濟繁榮發展的使命,所以它還是一個現實問題。對國內的博士生來說這是一個優勢,因為國內的博士對于中國經濟更加了解、更易接近。如果方法得當,也能取得一些成就。梁琪教授還指出現在的學生的英文越來越好,國內經濟學和國際的接軌程度也在不斷提高,這些因素都會縮小國內培養的博士和海外歸來博士的差別,這也是梁教授的一個希冀。

【南開專業碩士模式】
    在談及現在很流行的專業碩士的培養時,梁院長以金融碩士為例介紹了南開大學的專業碩士培養。南開金融學科歷史悠久,是南開大學應用經濟學科的重要支柱之一,被納入211工程重點建設學科中,在2002年和2007年先后兩次被評為國家重點學科,其中國際金融是傳統優勢學科,此外,新增金融工程專業也居于全國領先地位。為全國培養了早期的金融師資的同時,在業界形成了豐富的校友資源。南開金融學科的這些優勢特點恰與適應金融全球化、中國金融體系現代化的人才需求特點一致。

    南開的金融專業碩士突出專業技能和特色,設置社會最為急需的金融類課程;如在國內首次設置融資租賃、私募股權等專業方向和系列課程;使用國際流行商科金融專業碩士教材,并采用課堂講授、案例研討、管理實戰、情景模擬、現場訪談、名家論壇、項目作業等多種與國際接軌的教學方式采用,做到師生互動、教學相長。

【如何培養經濟學“直覺”】
    在提到如何形成經濟學理論體系的時候,梁琪教授談到:經濟學不是數學,邏輯思維也非經濟學直覺。經濟學的研究應該從經濟學視角出發點,嚴格地引出思路,一步一步地得出結論。而在出發點的確定上,我們缺乏明確的邏輯,所以需要直覺。就此而言,直覺先于邏輯,提出經濟學問題先于經濟學的數學建模和邏輯推導。

    梁琪教授指出,經濟學的專業論文往往充斥著外行人難懂的術語、復雜的推理和煩瑣的數據,很難讓普通讀者讀懂,并因此會讓門外漢感到無從下手。對經濟學的學生和學者來說,數學是非常重要的,但經濟學更為重要。在肯定定量方法必要性的同時,也需要用一定篇幅的文字把要講的故事講出來,把計量分析中相關性背后的因果關系、作用機制描述出來,杜絕文章有形無魂。從這個意義上講,納什(Nash)、格蘭杰(Granger)(如果把統計學也歸入數學的話)這樣的大家更像是數學家,他們的研究更多涉及的是基礎數學理論。經濟學和物理學一樣,還需要進一步探討具體的經濟學內容。

     梁琪教授言到,很多現實問題提出后,其解決也需要經過大量的經濟學思索,才能進一步發展出它們的數學結構。所以,除了數學,統計學和經濟理論外,提出經濟學問題的經濟學直覺是非常重要的。以日本為例,日本經濟學家強調田野調查,通過大量的現實分析,把針對特殊現象提出的問題上升為更加普遍的層面,并把這類問題一般化,提出具體的經濟學問題。 

    眼下,中國的經濟備受世界矚目,現有的經濟學理論在解釋中國經濟現象時顯得捉襟見肘。中國的宏觀經濟太大、看不見、摸不著,所以不易分析、亦不易把握。中國的經濟轉型,比如,收入分配問題,公務員工資改革問題等都需要經濟學家的參與,進行系統的論證。然而經濟直覺并不是手把手教出來的,更多的需要悟性與努力。這讓我們想起了張五常對楊小凱的評價,楊小凱就是有著非凡經濟學直覺的經濟學家,可惜英年早逝。一個經濟學家如果對學科領域沒有什么感知,對其發展趨勢沒有什么預判,是不會有大成就的。梯若爾從當代經濟學三個最前沿的研究領域:博弈論、產業組織理論和激勵理論的十幾年融會貫通的研究中獲得了經濟學研究的真諦,這個真諦就是作為一個經濟學家的直覺, 即透過紛繁復雜的經濟學現象把握經濟學本質規律的能力。
 
    和梁琪教授交談的40多分鐘過的很快,因為梁琪教授還要趕當天的飛機回天津,我們的采訪也只能到此為止。最后梁琪教授用“中國立場, 國際表達,經濟學要國際化,更要根植本土”這句話總結了這次愉快的訪談,讓我們受益匪淺。梁琪教授告訴我們他還會再來WISE,希望到時候能與WISE師生有更多的交流。
               (WISE碩士生 吳承熙 柯巧 石長順 博士生 李欣玨)

66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