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期】 林毅夫教授 - 名師風采 - WISE
<acronym id="kg8ym"></acronym>
<acronym id="kg8ym"></acronym>
<rt id="kg8ym"></rt><rt id="kg8ym"></rt>
  • 學生活動

    學生活動

【七十四期】 林毅夫教授

【人物名片】
   林毅夫,著名的經濟學家,原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七、八、九、十屆政協全國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副主席,并于2005年獲選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2008年2月,被任命為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負責發展經濟學的高級副行長。2012年6月,世界銀行副總裁任期屆滿,現任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南南合作發現學院院長、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
 
   2014年6月27日,林毅夫教授出席了廈門大學第二屆“世界計量經濟學中國年會(CMES)”,我們有幸接受了對他的采訪任務。在林毅夫教授開始講座之前,我們在教室外面提前跟林老師進行溝通,希望在講座之后對他進行一次采訪,他笑容可掬地應允了我們,在此之前我們并沒有想到約談會如此順利,同時很感謝林老師能這么平易近人,讓我們之前的緊張感瞬間消失了。
 
   聽過林老師的精彩演講之后,我們來到經濟樓五樓咖啡廳開始了采訪。林老師說他還是最喜歡我們稱呼他為林老師,而不是林教授或者其他,他把自己定位為一個學者,而我們很難想象一個曾任世界銀行副行長的教授這么重視自己的學者身份。他首先讓我們大概介紹了一下對他要提問的問題,大概了解之后,為我們一個個解答。
 
   當我們問林老師是如何被選為世界銀行的副行長,并且在這段經歷中有什么收獲、經歷和感受。林老師認為這是“水漲船高”,世界銀行的任務是資助國家克服窮困,各機構在減輕貧困和提高生活水平的使命中發揮獨特的作用。從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今,已成立六十多年,世界銀行在提高發展中國家的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取得的成效有限。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中國6.8億人擺脫世界貧困線,在世界減貧的努力當中,可以說中國做出了積極的貢獻。在這種狀況之下,中國的發展經驗和減貧經驗對于其他國家來說是很值得借鑒的,而這也是為什么林老師能夠順利成為第九屆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而前八位都來自西方發達國家。這體現出了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受到越來越大的重視。
 
   接下來我們問到林老師他在芝加哥大學讀書的時候學的應該是西方經濟學,而他是如何想到轉而研究第三世界的理論,并在博士畢業論文中研究的是中國農村問題。林老師講到在芝加哥大學有個傳統,就是他們要求學生在寫畢業論文的時候應該以自己國家的現象問題作為博士論文的題材。因為林老師是1982年去芝加哥大學的,到1984年已經完成了所有的考試開始寫論文,1984年的時候中國農村改革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是中國農村改革所走的道路并不是簡單的像國外所講的私有化的道路,中國的農村改革在學術上和理論上都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現象和問題。所以對林老師來講,他就選擇了當時在中國已經進行并且有很大爭論的問題作為博士論文的研究內容。因為過去比較左派的人認為集體經濟比較好,比較右派的人認為自由家庭農場比較好,家庭承包責任制是把集體農場變成自由農場,但是土地還是屬于政府所有。那為什么這樣的道路會成功呢?這從兩邊來講都有爭論,不僅在國內還是國外都有這個爭論,所以對于林老師來講,選這個題目作為博士論文是自然的,尤其在芝加哥大學這個傳統之下。理論是幫助我們了解現象背后的原因的方法,透過這個理論,可以讓我們的政府、家庭以及個人做出比較好的決策來改進我們的現象來達到我們更好的福利和更好的個人目標。我們感覺芝加哥大學的這個傳統非常的值得借鑒,可以讓每個博士生都能對實際的問題進行深入探究。
 
   談到數學之于經濟學的意義和作用,林老師特別強調數學只是做經濟學的一門工具和方法,對于經濟學發展最重要的還是思想和認識。理論是我們所觀察到的現象背后的一套邏輯體系,邏輯體系必須非常嚴謹才可以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也只有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才能夠讓我們知道用什么方法來改變因從而達到更好的果,數學是最容易嚴謹的一門學科,但是數學并不是唯一的,在形式邏輯里面不需要數學也可以達到嚴謹的目的。但是一般人需借助數學以更好達到嚴謹的目的,所以數學有好處,但是也同時必須注意到我們不能舍本逐末,因為說到底數學還只是一門工具。在五十年代之前經濟學基本上不會用到數學,在七八十年代數學的使用得最多,但是現在又有回歸到五十年代的趨勢,經濟學中使用到的數學知識都是非常簡單易懂的,不再是復雜的數學模型,已經形成清晰的認識:數學只是一個工具,不能為了數學而數學。
 
   緊接著我們談道如何將理論知識運用現實中的問題,林教授講到我們一開始就應該意識到我們學經濟學到底學的是什么東西,學經濟學學的是一套邏輯,學一套模型,還是學經濟是幫助我們了解這個世界,然后根據這個了解更好的改造這個世界,我們學的應該是分析問題的一種方法。如果利用現成的理論了解世界,即使是對的,也是“瞎貓遇到死耗子”,理論是從過去的現象總結出來的,現象是不斷的在變的,理論的適用性決定于條件的相似性,發達國家的條件和發展中國家的條件差距很大,所以在發達國家適用的理論在發展中國家本身就不適用,更何況在發達國家經濟學理論也是處于不斷的動態變化過程中的。所以現有的理論在發達國家可能不適用,拿到發展中國家更可能不適用,所以我們應該回到國富論的方法,對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進行深入研究。
 
   最后林老師談及對王亞南經濟研究院(以下簡稱“亞南院”)的印象,說道:亞南院從成立以來就設立了相當高的標準,聚集了一批對中國的發展有責任感、學術性又非常扎實的學者,聚集在亞南院來從事研究和教學工作,在過去的十年當中,已經取得相當大的成績,林老師對亞南院的工作同仁做出的成績表示恭喜。談到相對于第一次來亞南院,林教授對于亞南院這十年來的發展侃侃而談,認為亞南院在這十年的發展非常的扎實,而且已經聚集了一批力量,不管是在軟體還是硬體上,都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就,相信在這十年成就的基礎之上,在未來肯定會有更大的發展。最后,林老師對我們亞南院的師生贈言:希望亞南院的師生應該抓住中國改革開放出現的用現有理論難以解釋的現象,去了解現象背后的原因,進行理論的創新,讓這種創新能夠使我們在知識領域上面做出前沿性的貢獻,也可以對中國的改革發展做出貢獻。
 
(趙彩彩 葉慧)

66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