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期】張爍珣教授 - WISE人物 - WISE
<acronym id="kg8ym"></acronym>
<acronym id="kg8ym"></acronym>
<rt id="kg8ym"></rt><rt id="kg8ym"></rt>
  • 學生活動

    學生活動

【第四十五期】張爍珣教授

 


【人物名片】

張爍珣,武漢大學經濟學學士(2006年),美國德州農工大學經濟學博士(2012年),博士畢業后曾經任職于西南財經大學經濟與管理研究院,于20153月加入WISE大家庭,現為WISE助理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銀行學,應用微觀經濟學和公共經濟學。

【海外求學 夢幻交織】

張老師本科就讀于武漢大學名極一時的數理經濟與金融實驗班,課程設置為經濟學與數學雙學位,且學習的是北美大學采用的全英文教材。本科畢業之后,張老師憑借著優異的成績,和本科打下的堅實的數理經濟基礎,成功申請到了德州農工大學博士項目,并在讀博期間遇到了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導師?;貞浧鹉嵌吻酀瓡r光張老師不禁感慨,其實讀博之前很多方面并沒有準備好。聽聞此話,我們有些詫異,認為這是張老師的謙詞,隨后,張老師解釋道,只有承認自己的無知,才會保持開放的心態去學習。老師半帶調侃地說道:“從這方面來說,我還是做了充分的準備的。但在其他具體的方面,比如現在同學們出國前都會去學開車,學煮菜,我就都沒有好好準備了。不過回想起來,其實也說不上怎么樣才是算準備好,因為你并不知道你遇到的是什么問題,所以能做的只能是先做好心里準備,然后遇到事情因地制宜見招拆招了。”

隨著話匣子的打開,我們問起她在德州農工讀書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她提到,德州是美國非常大的一個州,任何兩個建筑物之間的距離都至少需要步行十分鐘。開始在德州農工讀博士的時候,最令老師痛苦的就是每天去上學都要花一個多小時。那個時候,老師還沒有買車,校園里也沒有出租車,所以只能坐校車。坐校車最煎熬的莫過于校車繞遠路,而且還要轉車,所有這樣下來,幾乎和徒步所耗時間相差無幾。所以很多時候,老師干脆選擇徒步上學,享受這種慢節奏的生活。當然,生性活潑樂天的張老師,在回憶那段步行的求學歲月時,還調侃地總結道有那么一點耿耿于懷呢,說完我們也被張老師的真性情給逗樂了。

張老師在博士階段選擇了銀行學和應用微觀經濟學作為自己的研究領域,并且師從甘犁教授。在談到自己的導師時,張老師的眼中充滿了對導師由衷的敬佩和感恩?;貞浧饘煹狞c點滴滴,張老師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對甘犁老師,懷著一種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崇敬之情。甘犁老師愿意給她足夠的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學習,教她怎么下手,看什么書,如何查閱文獻,不厭其煩,并且經常鼓勵她多去思考,如春風化雨,使張老師倍感受用。與此同時,甘犁老師以自己的經歷還告誡她,好的學生一定不要對導師產生依賴性,要隨著知識的積累開始獨立學習,自主地研究問題,只有這樣,才會在學術道路上走的更遠更穩。談及此,張老師說自己算是那種醒悟得比較早的人,在經歷過一段時間的迷茫與陣痛之后,如今已能獨立的發表論文,從事自己感興趣的學術領域。

【結緣SWUFE 鐘情WISE

     張老師曾在西南財經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任職過四年,我們很好奇地想了解西南財經經濟與管理研究院與WISE的異同。張老師說西財經管院和WISE各有千秋,首先,WISEseminarworkshop比較多,基本每周都會有好幾次。雖然西財經管院每周也會有一次seminar,但主講人大多是老師,學生更多的是被動的學習論文。而WISE這方面則做的更好,為了更深入的說明這一點,張老師拿最近的青年經濟學家聯誼會為例,在這次論壇中,學院極其鼓勵一些中青年教師和博士生積極參加,讓學生也能站上講臺,從而促進學術交流,帶動他們的積極性。

采訪張老師聊天,有種說不出的舒暢,張老師好像有種魔力,讓你須臾之間就感覺似和相知多年的老友坐下聊天暢談,因而我們禁不住向張老師吐露在WISE學習八高的無力。張老師微笑地點了點頭說,學習八高會有抵觸情緒是正常的,隨后他又循循善誘我們,言道:同學們往往只看到了短期的效果,覺得可能對找工作沒什么直接幫助,但是,這個過程可以教會我們如何面對壓力,如何克服自己的負面情緒,如何在各種眼花繚亂的瑣事之間權衡。未來你們工作之后面臨的壓力會大得多,早早地感受一下八高的壓力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于未來可能遇到的困難有所準備。聽罷,突然覺得八高也不是那么的面目可憎,相反在老師的教導下,反倒覺得其中可愛妙不可言。

 

【明確方向 愛你所愛】

     對于想要讀博的同學,張老師認為一定要做好心理上的準備,一定要花時間去發掘自己真正的興趣在哪里。至于選導師,張老師強調導師最重要的作用是給學生以引導,讓學生對所研究的方向保持濃厚的興趣,通過努力走入學術殿堂。同時,學生又不能過度依賴導師,導師的角色只是“帶你上路”。在初級階段,導師也許可以教你很多,帶你發paper,但是最終學生一定要保持獨立,雖然前期會非常痛苦,但是經歷了陣痛期,就會在學術生涯中依賴自己的力量走得更遠。張老師強調了一個short runlong run的問題:短期有一個手把手教,無微不至的導師帶領,確實會非常輕松,但是長期我們畢竟要振翅高飛,不可能永遠停留在別人的羽翼下,對于混博士學位的人也許這就足夠了,對于一個想要開拓自己學術事業的人,則一定要獨立。

 

【寄語學生 學術初窺】

在整個采訪過程,張老師非常平易近人,采訪過程氣氛非常輕松。當我們問到要給WISE的學生一個簡短的寄語時,老師想了一下,說“那就是,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保持開放的心態,勇于探索各種可能,從而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WISE雖然學習壓力比較大,但至少給我們打下堅實的基礎,提供了嚴謹的訓練,讓我們有機會體驗一下學術殿堂的氛圍。

                                     ( WISE2014MA 蒙霖 楊博文 鄭宇翔) 

668彩票